PROFILE
LINKS
SELECTED ENTRIES
RECENT COMMENTS
CATEGORIES
ARCHIVES

07
--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--
>>
<<
--
タグふれんず

可可糖果屋

糖果有晶瑩的顏色,透過它們望向太陽,會有特別的剔透感
<< 節日到來時 | main | 陌生卻又熟悉的小鎮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| - | | - | - | - |
這個北國的城市
 我,洛洛,女,天蠍座,漢族,162公分,49千克。
  週一、相遇
從江南來到瀋陽,才知道中國的特點是地大,真是太大了,我坐著客車,極速飛馳在公路上,幾乎看不到村落,只有大片大片一望無際的田野。
我來到遙遠的北方是為了,完成我的學業,如果這累死人的事,香港空壳公司也可以美稱為“業”的話。我還有四年大學,就自由了。想想真不易啊,幼兒園三年,小學六年,初中三年,高中三年,算下來十五年了,再加上這四年大學,我一共要坐滿二十年有期徒刑,怪不得田田初中畢業,就鬧著要綴學呢,田田是我閨密死黨之類。
剛出車站門口,就看到我們學校裡接新生的人群,那個興奮啊,經歷跋涉之後,終於找到組織了,跟當年長征終結會師一樣。接我的是師姐,老鄉,看著她嬌小玲瓏的身材,我就給自己打氣,這窮山惡水之地,我也能堅持四年,好好地活下去的。而當她抬起那雙憐護呵疼的眼眸,盯著我時,我覺得,自己那麼不幸,背井離鄉萬里迢迢,來到瀋陽。
與她一起走進校門口時,突然看見他,高大健碩厚肩酣悄た肝L詰鈎脇偉三豌次つ禺鸛過,聽到師姐理解又揶喻地笑聲。
放下行禮,我告訴田田,我到了,在瀋陽。田田哭著罵我,沒良心,離她太遠。
  週二、相識
軍訓時,一個月的折磨,讓我痛不欲生,要不是看著那些比我還慘的姐妹們,我真想打道回府一走了之。而當結束軍訓,送那幾個魔鬼教官離開時,我們又都一個個脈脈含情戀戀不捨,想來人,真是一種變態的動物,越是磨難的歷程,越覺得彌足珍貴。
為了慶祝勝利渡過地獄式的軍訓,我們幾個新認識的姐妹,決定去登山,為了少負一些重,在宣傳欄上貼出告示,邀約有同好的男生一起去。
而在臨走時的那個清晨,只有他,來到我們相約的會合處,高高大大,卻略顯沉默,讓我們覺得有了依靠,於是,知道了他的名字,白雪。
只是在心底里暗笑,一個大男人,偏偏叫這樣一個女子的名字,卻偏偏能說極標準的普通話,陰陽平仄間,自有一股正宗京腔的好聽。
  週三、相知
從山上回來,我們就像兩條魚,鑽進不同的水域裡,有青碧色的水草遮擋了視線,從此一去,杳無音訊。對他的記憶,僅僅停留在高大的身材,沉默少語的性子,而已。
直到國慶前,學校裡要舉行,慶國慶演講比賽,本沒有興趣,都是大人了,學校裡還搞這些小學生的遊戲,真的無聊又庸俗。卻不知被同捨地姐妹報上名,只好趕鴨子上架,被逼無奈地背水一戰。
所幸,在高中時練就的鐵嘴鋼牙與尖嘴利齒,鑽石首飾讓我如一隻展翅的黃鶯,吱吱鳴啼中,一路坦途殺出重圍,大有連下六城之勢。我也漸漸進入了狀態,摩拳擦掌準備衝擊冠軍的寶座。用我江南吳儂軟語,給天高地遠的瀋陽,帶來一片曖春。
決戰之夜,在後台,當我收心靜坐時,看到他,還是那樣不言不語,卻一切都胸有成竹的樣子。而他射過來的目光裡,我分明看到了惺惺相惜,還有點點讚許。
我心裡猛然一熱,心猿意馬令我方寸大亂,最終,我以一分之差,屈居亞軍,而他坐在冠軍的座上,向我微微笑,迫我低下頭去。
  週四、相戀
頒獎後,姐妹約我一起去慶祝,想想雖得了亞軍,但也算是此行不虛,若過於糾纏,怕人笑我胸懷淺薄,於是,痛快相隨。一行人,浩浩蕩盪殺向酒店。
燈紅酒冦ぁご埜琳瑯滿目色彩麗的裝飾,心內無端地激動起來,荒蠻之地的瀋陽,也有這樣奢華地場所,於是,在姐妹們大呼小叫之下,我漸漸沉溺於其中,不可自拔,觥籌交錯間,我似乎嚐到了一種飛升的快感。
而走出門,北國獨有的風如刀子一樣,把我刺醒,嘔吐盡淨,抬起頭,卻發現,他站在樹下,沉默不語卻皺眉如憷,他走來,不由分說,用他的棉大衣,擁裹挾卷住了我,聞到他的衣服裡,有陌生可信的氣味,我想在這樣的氣息裡,老去。
我給田田電話,說,我很亂,不知當怎麼辦。田田罵我,想怎麼辦就怎麼辦,不行就涼辦。
  週五、相許
中秋節的時候,北方的瀋陽,開始下了那年第一場雪,我歡呼跳躍如雀,那樣純白如斯的雪啊,從天空裡,飄飄蕩盪洋洋灑灑地落到地上,天地間一片茫茫,原來,書上寫過那麼多次地雪,真是這麼好看,我覺得自己開始有些喜歡上這個城市,瀋陽。
雪霽日出,他帶我去山頂,無風的天底下,我看到北方的山,千里冰封,原馳臘像,大河上下,無語濤濤,於是我呼喊聲,儘管我穿戴得跟笨熊一樣,可是,我依舊發出黃鶯一樣好聽的聲音,噢,瀋陽。
他在旁邊微笑著沉默,看我盡情歡呼,眼睛裡全是厚厚的水一樣柔情,我覺得他像父親,讓我依靠給我安全,下山時,他擁住我,用他厚實的唇,吻住我,那一時,我沒有想要躲閃,我閉上眼睛,只是在心裡想著,在他的身邊,永遠。
  我給田田去信,說,我戀愛了。田田回信,罵我得瑟,說她都要結婚了。
  週六、相守
寒假時,我們都沒有回去,貪圖那在一起的快樂,也捨不得分開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,我覺得一日不見,隔了一世,情到濃時,沒有想到會粘的分不開,在一起只想著在一起,像乳水一樣,兩個人的身體合成一個,像磁鐵一樣。
哪怕是偶爾的爭吵,也覺得那樣甜蜜,而那些小小趣味,更是讓我們難分難捨,不可遏抑。於是,我跟家裡老媽說,太遠,不回去了。而他直接跟老爸說,不想回去。
在校外,租了個小小地房子,我們真正地在一起了,北方的瀋陽,外面是北風呼嘯大雪紛飛,室內卻溫暖如春情歡如怡,醒過來,旅遊課程能摸到他粗大的手,枕在臉畔,有淡淡的煙草味,於是,安然再睡過去。
  週日、相負
春天再來的時候,我們開始了爭執,像埋在地下的草,在春雨裡,探出頭來,就無窮無盡,獨生子女的不相讓不相容,讓我們把自己變成鋒利的玻璃,需索太多,而不知付出,於是,把彼此割的鮮血淋漓,卻不自知。
沉默時,是故意裝出來的鎮定與堅強,吼叫時,是故意作出來的兇像畢露,有時,看著他站在那裡,一臉落寞滿身憂鬱,我還是會忍不住心痛,有時,看著他在別的女生身邊,靜默佇立,我還是會忍不住心有酸楚,有時,看著他在身邊,埋頭沉睡安靜如嬰,我還是會忍不住惴惴不安。
可是,我只有轉身,我放不下心裡所謂的自尊,他也不肯低下傲然的頭,倔強如牆沉悶如壺,當故事走到了盡頭,惟有黯然別離,誰也不想把誰放在自己的記憶裡。
我告訴田田說,我又一個人了,田田叮囑我,要好好的,要保重。我的淚水流下來。
瀋陽,這個北國的城市,於我,有過一場歡愉喜樂,卻也有過痛徹心扉。
| - | 16:24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 - |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| - | 16:24 | - | - | - |









http://mycandyhouse.jugem.jp/trackback/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