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
LINKS
SELECTED ENTRIES
RECENT COMMENTS
CATEGORIES
ARCHIVES

01
--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
--
>>
<<
--
タグふれんず

可可糖果屋

糖果有晶瑩的顏色,透過它們望向太陽,會有特別的剔透感
<< 清泉石上流 | main | 親愛的,這些年妳變了嗎?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| - | | - | - | - |
心心念念之人
今日,心心念念的書終於得握手中,說不出的激動,言不了的心情,只能放任文字,任其浮塵,任其漂遊。
那日《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》到時,我也正采摘薔薇花,把散落的花瓣細細撿拾,放進書頁之間,讓文字生香,讓心底絢爛如朝日向陽。今亦是如此,把散發淡淡香味的花瓣撒入筆墨紙硯間,點點殘紅,絲絲縷縷的幽香透過薄薄的書頁向外散發bb用品,勾起心底最柔軟的地方,愛不能,恨亦不能,溫柔不行,粗魯更不行,只能小心翼翼的無措的看著,看著。
凈手,攤桌,輕輕打開,如蓮的文字,如蓮微苦的心事。我懂,卻不說,我明,卻不言,只是默默的看,細細的讀。心頭千絲萬縷的悸動,無處安放的靈魂,如同江南三月的細雨霏霏,紛紛揚揚的輕輕落在鼻尖上、臉上、發上癢癢的、柔柔的,不輕易間便觸動心間最柔軟的地方,壹不小心便淚水漣漣。
早已習慣,看書順帶記筆記,只如今,怎般都下不了筆,怕淺薄的學識,醜陋的字跡,不堪也不配寫在如蓮的文字裏。只能抽出隨身攜帶的本子,洋洋灑灑的書寫心中那壹抒為快的心聲,也打算如這蓮語傾城送人便只送懂的人。哪怕那人是閨中密友,哪怕那人是前程導師,哪怕那人是心心念念之人,哪怕那人是煙火伴冷暖的人,我都不允,也不給。只給那懂的人,即便我們相交只是瞬間,擦肩只是路人,我都舍得,舍得把如蓮的文字給妳看,如蓮的心事與妳聽。這般,唯美而淒然,也許此生唯有它伴朝朝暮暮。
寫好的信息,想要發給妳,又怕妳太忙。又記起妳說妳的文字裏沒有紅塵紛擾史雲遜,不問俗世。如是這般,便把信息刪了吧,不擾妳,亦不讓擾妳,疼,只在心間,懂,亦只在心間。我想,如此便好。
我時常想寫壹些走心的文字,只是太怕壹不小心就墜入疼痛的萬丈深淵,怕回憶太過直白,從不肯消褪,所以壹直不敢寫,不敢去碰觸,只是寫些無關痛癢,無關心情的文字來打發了無所寄的心事。過的平淡,寫的平淡,無心亦無情。看《蓮語傾城》那逐句間的心語淺白,那貼生活,寫心事的文字,壹語戳破畫地為牢的幸福,自欺欺人的謊言。痛徹心扉的想要合上書頁,卻又舍不得就此作罷,忍著,讀著,淚水包圍著眼眶,任心不住的顫抖。生活中把心事隱藏把傷痛縫合,文字裏把傷疤撕裂開來,向懂得人或自己的低語傾訴。如若懂,再好不過,如若不懂,亦無關緊要,我書我心,我寫我情。
也許妳永遠也不知道,我打開書頁那瞬間的激動與後怕,也許妳永遠不知道妳的文字能對我沖擊如此之大,也許妳永遠不知道我沈醉在妳的文字中不能自拔,看著妳的文,品著妳的字,憂著我自個的傷。那些措手不及的疼痛泛濫成海,壹發不可收拾,許久不曾如此淚流滿面的伏案痛哭,許久,許久,都不曾想要回到過去,去壹壹撫平那些停在時光裏的疼痛。
妳的文字如此細膩,真實,質樸而婉約。如盛夏裏幽幽盛開的青蓮,微風壹拂送來陣陣清香雪纖瘦,沁人心扉,美好的有些不真實。太美好的事物,總讓人無所措的不知怎麽去呵護與愛惜,只能靜靜的坐在池塘邊,看著搖曳在微風中,燦爛在陽光下的壹朵朵潔白如玉,美好如畫的青蓮綻放著此生最美好的時光。靜坐,深思,淡然。
有壹種文,自從遇見,便心心念念。無關風月,無關心情,只是壹種默默的懂得,與支持。我想,妳不認識我,我認識妳就好了;妳記不住我,我記住妳就夠了;妳不在意我,我在意妳就圓滿了。紅塵繁華萬千,姹紫嫣紅開遍,每壹株有每壹株獨特的美麗,妳不可能即喜歡了薔薇,亦照顧了百合,妳即看上了幽蘭,又憐惜了雛菊。所以亦不要事事面面顧全,心心念念圓滿,只要珍惜著自己在乎的,愛著自己所愛的,別人在乎不在乎妳又有什麽要緊的呢。
在炎炎盛夏裏,邂逅蓮語的傾城,在文字裏相逢如蓮的心事香港中醫治療,我想最美好的事也不過如此。
| - | 12:59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 - |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| - | 12:59 | - | - | - |









http://mycandyhouse.jugem.jp/trackback/75